日月山河

 找回密碼
 入境【註冊】
搜索
查看: 1062|回復: 12
收起左側

[宮廷] 【金风逢玉露】——朱序堂&徐言&林渺渺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2-2-8 22:57:4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演绎时间:乾祐八年腊月廿五 亥初
演绎地点:金风逢玉露(林渺渺居所)
对戏人:朱序堂&徐言&林渺渺
剧情概括:贵妃难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2-2-8 22:58:13 | 顯示全部樓層
【錦幄暄暖,寶篆飛馦,一二聲嚶嚀流曳】
【至酣罷,初聞佳音,帳中嬌聲湊趣,自是受用,欣然賜下恩賞】
【兀自調笑間,又聞「多胎難產」云云,興致驟散】

【冬夜冰寒,心有躁意,反覺轎中燠熱】
【落轎踱出,見晴靄眠鴛一派紛雜,更添煩怒】
【見中宮迎出,淡淡言道】
宮中亦非初降皇嗣,怎還這般慌亂,實無半點天家儀度。

【注目方覺其面色憔悴,恍惚想起月前小產之事,萬般埋怨唯余一嘆】
【徑自入內,喚太醫來回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2-9 00:33:05 | 顯示全部樓層
[虽与林氏不睦,但在皇嗣降生这等大事上,仍是恪守中宫壸则,遣奴时时探报]
[喜讯传来,还不及感叹甚么,又听快雪转述太医“腹中应尚有二子”之论断,顿觉骇然]
[大明立国近百年,宫中从未有一胎三胞之事,略一思量,便唤人更衣传轿]

[几度小产,早已伤了元气,分明拢着厚厚的赤狐大氅,踏出殿阁时犹觉寒意侵骨,不过仗着一口心气按捺]
[至金风逢玉露,扑面而来的百合香里卷着浓郁的血腥气,不由蹙了蹙眉]
[传了宫人沉香过来问话,却又等了好一会子才见她从产房里出来,自然不悦,却先问了句]
皇嗣如何?
[沉香垂泪回道:我们娘娘诞下皇子后,又诞下一位公主,可公主哭声微弱,不久便抽搐起来,太医瞧着只说不成了……刚刚好不容易诞下了第三胎,可太医说……
[一句未完,她又啜泣起来,愈发教人不安,果然听得那半句噩耗:太医说,是个死胎……]

[深深一叹,心知今夜艰险,可还未及安抚众人,便闻天子驾临,忙又起身迎侯]
[此生夫妻一场,原不过是给天下人顶礼膜拜的雕像一双。受了那句不分青后皂白的斥责,也无甚可辩,只说]
臣妾无能。

[随其后入内,着太医回话,所说与沉香无异,又添了句:贵妃用了紫参汤,再休养些时日便无碍了
[拢了拢狐裘,不由感叹林氏福大命大,心念几转,犹是沉稳着吩咐太医和宫人]
这一胎三胞生得艰难,又只有六哥儿平安,贵妃还不知如何伤心呢,你们日后要多宽慰着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2-9 08:43:24 | 顯示全部樓層
[连生三胎之事始料未及,不知耗了多少时辰,似是用尽力气越发目视昏暗]
[先听得皇子公主,本以为生女之愿已成,却腹痛更剧,只剩听天由命,惊惧不已]
[至胎下,听得胎死,是大不吉利,又听女儿也不大好了,若是自己尚有心力还能探看一番,白白拖着身子误了时机,思及此更觉心悸,室内外宫人进出无序语声杂乱,听得头疼烦躁欲裂]

[喝了药,听沉香与中宫答话,倒也随便她是来做门面表率还是幸灾乐祸,眼前重要的是不吉之象怕是要惹圣怒]

[稍觉恢复点气力,便断断续续低低啜泣,停不下来,寻了间隙吩咐沉香:便和皇上说,臣妾愧对皇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2-2-9 18:52:57 | 顯示全部樓層
【前日司天監奏稟「近有破軍暗曜共鄉水中,作冢而困」,猶作無稽】
【此時一女夭折、一子死胎,星象幾乎昭驗……】
【衍嗣之喜,就此翳於幽黯雲間】

【諸言次第入耳,交雜低啜悲音,不覺煩悶更生】
【林氏固然愧對君恩,卻不得不顧念天家體面,儘遷怒於下】
太醫院先前一概稟告胎相平安,便是如此「平安」?
診不出一胎三胞,又保不住天家子嗣——
【遽然掃落手邊茶盞,怒目橫掠】
朕要爾等何用!

【殿中臣僕皆伏地告罪,猶覺不足,道】
主治太醫杖三十,接生僕婦笞二十,逐出宮去,永不敘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2-9 21:42:49 | 顯示全部樓層
[林氏哭声婉转幽咽,天子却连一声宽慰也无……恍然间想起多郎夭折的那些年月,随而螓首半垂,将一个冷淡而怨毒的笑靥埋在心底]
[曾经何等宠爱、何等维护之人,竟也落到这般田地——实不知该感慨君恩凉薄,还是该笑叹天道轮回呢?]

[端坐如仪,静静侯着他一番发落,待太医等人被拖到院中行刑,这才转首望去。辞声安柔,眸光澹然,先劝了句]
一胞三胎毕竟少见,饶是贵妃自己精于岐黄,终究也难察觉。
[弦外别音,点到即止,续道]
这起子人既不堪用,打发了也罢。
只求陛下保重龙体,勿使恚怒伤身。

[庭中笞杖起落,呜咽的北风裹着一片哭喊声,听来愈发凄厉。微一摇头,吩咐快雪]
这般嚎叫成何体统?扰得陛下心烦,又搅了贵妃静养。
快让人去把他们的嘴堵上。
[虽如此说,却是有意教林氏听见——皇六子降生之日闹得这般不堪,哪里还有半点喜气?大抵只剩自己这一场“体念上意、恩恤妃嫔”的表演,还稍有些价值罢了]

[殿中奴婢换了新的茶来,这才似乎后知后觉的问]
六哥儿呢?
还不抱来,教陛下和本宫瞧瞧。
[等沉香抱来六皇子,却是亲自起身接过。对她的迟疑熟视无睹,只将襁褓凑到皇帝近前,微微一笑]
臣妾瞧着,六哥儿还是像贵妃多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2-9 22:51:27 | 顯示全部樓層
[今日之事惹得陛下不快,相关人等必得承受怒火,想着想着倍感心中无力,愿挡门的人多点,晚些与皇上对上]
[心慌烦躁中,听得园中哭喊嘈杂更是脑壳疼,平日被扰了倒是好发脾气,此时却不得不忍气装可怜]
[翻了翻身侧扶于床,顺了顺头发,对外道]
皇上,皇上息怒

[看沉香包严实了儿子才抱出去,注意力便都放在小女儿身上]
[婆子抱着,只露出小脸隐隐泛青青色,先天不足风证难灭,怕是要不成了,这一胞气血尽数养了儿子,小六食同胞之精血,不说毛骨悚然也是心中不安,命硬至此是祸福难料]
[伸手从婆子手里接过]
[母亲便在心里和你说说,原给你起了名“真”用不上了,这是你的命数,育养的衣食住行母亲无不尽力,许是你灵心慧性与此处无缘,离了宫廷自由享乐去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2-2-10 13:36:17 | 顯示全部樓層
【怒色稍息,取盞淺啜】
【至中宮擁褓而前,舉目臨睨,一時萬念叢生,竟無心分辨稚子形容】
【敷衍應聲,只顧摩挲盞蓋,半晌不語】
【待成泰來稟「行刑已畢」,略一頷首,終於道】
傳朕旨意,將皇六子交由梁王及嫡妃養育。
明日一早,便送皇嗣往梁王封邸。

【吝於闡述因由,向那重簾深處一望,吩咐眾人】
貴妃辛勞,爾等務要精心侍奉,不可使外人入內叨擾。
【轉睇中宮,續道】
晨昏定省的規矩暫也蠲了,以免她走動見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2-10 15:50:50 | 顯示全部樓層
[虽然不难看出天子的敷衍,却未料他嫌恶到如此地步……然而一瞬愣怔之后,却选择以谦柔体贴的姿态,为这位凉薄至极的天子砌词开脱]
今夜之事骇人听闻,只恐流言难禁……让六哥儿在外头养着,避避风头也是好的。
梁王妃温慧贤淑,可堪托付;臣妾会亲自选几个得力的人一同前去照顾,也能周全些。
[说得万般慈爱,心思却全然迥异——既然选人跟去伺候,便是打定主意要做些文章——就算不能让他去地府陪伴多郎,也要令他自幼与宫中离心,一生一世背负“克亲”骂名!]

[及后数言,看似顾念怜惜,实是形同禁足……眸光与天子相接,很快就垂下眸来,应道]
陛下怜恤贵妃,臣妾亦感同身受。明日臣妾便遣人去请鸡鸣寺的高僧,替夭亡的皇嗣诵经超度。

[六哥儿几乎不哭,除了咿咿呀呀几声,便是睁着大眼睛望着人,浑不知世间风云突变。抱着他拍了拍,交回沉香手中,吩咐道]
今夜还有些时辰,再让贵妃瞧瞧六哥儿吧,也教她仔细领会陛下与本宫的“好意”。
[剜人心肝的刀子,自然是要落在心头最软处的。也不理会天子是否察觉此意,只说]
辰光有限,你快些去吧。卯时本宫遣人来接六哥儿,你们都警醒着伺候,别误了出宫的时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2-10 18:38:36 | 顯示全部樓層
[生产辛劳,原是为皇家开枝散叶,却对我半点宽慰也无]
[六儿克妹,虽是凶兆,但也是血肉至亲,还未得半日亲近,竟被他一句话打发给梁王,怒气无处发泄。此时的关爱叮咛,无非是我委曲求全所得,此等示弱之举不是长久之计……是时候调教些美人供我驱使了]
[气息不稳难免带着颤音]
臣妾谢皇上、皇后体恤,
皇上,梁王那里很好,只是寒冬腊月,稚子娇弱,不宜迎风走动,待开春满月,再送他去吧
梁王那边不至于手忙脚乱,臣妾和皇后也有时间挑些得力的人手
[一口气说多了,又咳嗽两声]
[沉香抱回了小六,看着眉眼倒确实有几分像我,小儿不哭不闹的样子让我心中添了些暖意]
[遥想当年的皇后,谁不称一句人品端和,而今不过如此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guest
welcomelogin
高級模式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入境【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日月山河 - 明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22-10-1 06:20 , Processed in 0.02479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