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山河

 找回密碼
 入境【註冊】
搜索
12
返回列表 發新帖
樓主: 朱序堂
收起左側

[宮廷] 【金风逢玉露】——朱序堂&徐言&林渺渺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2-2-10 21:15:32 | 顯示全部樓層
【簾後儂音入耳,如幽葩經雨,不勝姌弱】
【神思微分,無端憶起林氏初初伴駕之時……】
【春光靄靄忽已暮,終究牽動惻隱心腸】
依卿所願。
【至此時方有幾分溫煦辭色】
卿綿延子嗣,於社稷有勞,朕深念之。
高麗今歲進了一枚白玉鏤雕雙魚式香囊,雕工甚佳,朕便賜予你安枕。

【回視成泰,見其面色作難,倏然想起前日已將此物賞給瑩珂…】
【猶是不動聲色,站起身來,目示從人披上大氅,方道】
卿當善自將養,勿負朕恩。

【舉步待行,又向中宮道】
余事便勞皇后費心了。
得卿翊佐,朕乃可稍安。
【一夜擾攘,終歸沈寂,復乘轎而歸】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2-10 22:36:54 | 顯示全部樓層
[初时还有些意外林氏没有哭闹求情,可转念一想,今时不同往日,陛下要处置这个克亲的不祥之子,原就没有让她求情的余地]
[思及此处,又不免赞叹一句:林氏以退为进,几句话便换来一月光阴,果然是个识时务、知进退之人啊——但又如何呢?]
[微微一笑,并不在意陛下这种自以为是的深情款款,只向贵妃道]
陛下方才说不许外人扰了贵妃静养,所以为六哥儿挑伺候人手的事儿,就不必劳动贵妃了。
这些日子,贵妃若得闲,也不妨为皇嗣抄些地藏经——不说旁的,自个儿静静心也是好的。

[伪善的言辞说得无比纯熟,几乎连自己都要信了。可叹这般仪度,还是来自当年那个端和良善而又愚钝无知的太子妃啊]
[然而早在十年前,她便已死在负心郎君与蛇蝎姊妹的联手绞杀之下——死的凄惨,却真真活该!]
[如今立于世间者,大抵只是那话本里的画皮鬼,支着端淑贤良的皮囊母仪天下,独有一缕衔冤含恨的神魂耿耿不灭]

[在殿中待得久了,还是不适应那夹杂血腥气味的百合香,见天子更衣欲回,便也徐徐起身]
[原是恭送的意思,却听见他那句“得卿翊佐,朕乃可稍安”……若非此时正是垂首,恐怕唇边薄嘲便再掩不住了——一个时辰前,抱怨“实无半点天家仪度”的又是谁呢?]
[噫,这个宫里,大概人人都是画皮鬼罢?]

[到底是抿住了唇,回他莞尔一笑,好生将人送了出去。今夜一曲演到这里,大概只剩一支“煞尾”便可告结]
[施施然踱至产房外,隔着画帘绣幕,落下一句]
可期,早些安歇吧。

[归时登轿,恰见漫天星斗璀璨,迤逦如长河]
[若有午夜梦回时,曾记否,可期是谁,成蹊又是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2-10 23:27:4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林渺渺 於 2022-2-10 23:30 編輯

谢皇上
[不过一日,生产于鬼门关走了一遭,面对唯一的夫又只能虚与委蛇,一时仿佛有劳苦数月之感]
臣妾恭送皇上

[皇后仍不死心地全揽选侍之事,此时不必多费口舌,既是皇上未拒绝,梁王,母家,稍后细细打点便是,来日方长]
[她半生谨言慎行,清高自苦,便是为了换得这一句认可吗?夜深人静时,可会觉得不值?]
[时至今日,风水轮流转,轮到她徐言见证我骨肉分离,饱尝切肤之痛,我仍不后悔做的每一步。圣心难测,人心易改,未雨绸缪才是唯一的出路。]

[忽地被唤了小字,心中一跳,遥远的称呼,勾出太子府的一幕幕回忆]
[也曾与她欢声笑语,也曾握着多郎的小手,一晃近十载,转眼已隔了血海深仇]
[不自觉的哭着又笑了。成蹊,深宫无趣,要接着陪我走下去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guest
welcomelogin
高級模式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入境【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日月山河 - 明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22-10-5 23:34 , Processed in 0.01928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