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山河

 找回密碼
 入境【註冊】
搜索
查看: 336|回復: 26
收起左側

[宮廷] 【颂圣朝影】——天子&后妃&皇亲国戚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2-4-30 22:19:2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演绎时间:乾祐十年八月廿二 酉初
演绎地点:颂圣朝影(翻月湖心有蓬莱、瀛洲、方丈三岛。蓬莱岛琪花瑶草,瀛洲岛殿阁巍峨,方丈岛豢鹤饲鸥。颂圣朝影为瀛洲岛上主殿,视野开阔,景致极佳。)
对戏人:天子&后妃&皇亲国戚
剧情概括:天子三十岁生辰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2-4-30 23:31:52 | 顯示全部樓層
[妆服将具,举目长睇,微微恍惚。而立之年的天子尚且意气风发,而立之年的中宫却开始对鸾镜而感芳年么?敛回神思,辞声平淡]
记得带上那幅字。
[时晴捧着凤冠,一壁伺候着戴上,一壁应答:娘娘放心,奴都省得]
[快雪在一旁理顺凤口所衔的珠结,低声道:今岁是个整生日,娘娘就送一幅字,会不会太简薄了些?别说贵妃,就连那个淳美人也惯是……]
[简薄么?懒懒一笑。见她乖觉地收住话弦,便也不再多言,施施然起身向外行去]

[凤辇停至翻月湖畔,落而登舟,支颐阖眸,不多时便到了瀛洲岛。岛上绿柏参差,停僮葱翠,虽不及蓬莱奇花异卉之馥郁,亦颇有清都绛阕之高华]
[甫卷湘帘,已见谢尚仪、王尚食带崔司乐、楼司赞、罗司宾、吴司膳并诸女史唱礼迎候,乃扬声免之]
[在众人簇拥之中一路往颂圣朝影而去,见众宫娥服饰齐整,垂首屏气,连呼吸声也是低不可闻。待于四处查视一番,确无遗漏,方令司膳司将瓜果一应呈上几案,其余吃食则待众人入席再行呈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5-1 01:20:52 | 顯示全部樓層
【挑了件七成新的霜色上袄,配着雪青色的月华裙穿了,一如往日低调,只在发髻间簪了几朵应节的金累丝桂花,以示喜气与郑重】

【抱着静姐儿哄了哄,再三再四的叮嘱了乳母,这才恋恋不舍的前往颂圣朝影】

【入殿向中宫恭敬行礼后,便退到自己的座席呆着,只在林贵妃、娴昭仪、潘美人等人入殿时起身见个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5-1 01:34:49 | 顯示全部樓層
【面上刚仔仔细细画出了个精致无暇的飞霞妆,妙妙又进来催了一次,撇撇嘴算是知道】
(我今天可是要在表哥的生辰宴上博个头彩的,哪能随便敷衍过去~)
【仍旧专心盯着镜子里,让她一件件给自己插上那套早就挑好了的赤金累丝镶八宝头面】
【头面上镶嵌的各色彩宝个头只在中等,胜在种类琳琅】
【再配上桃红色织金妆花缎与“百花不落地”的遍绣法共同制成的袄裙,一眼望去便是华贵非常,不同寻常官眷】

【头一次入宫,就被那危楼广殿、玉砖银屏的天家气象晃了眼……】
(这便是我一生想要追逐的高度啊!!!)
【待进殿后张望了一下表哥的后妃们,已觉一切势在必得了】
(这一群老女人~可怜表哥身边都没个能看得过去的~)

【坐着等了半天,席上几乎满了,却还不见圣驾,从袖里拿出一枚手镜看了看妆容,却是心烦意乱】
(表哥~你怎么还不来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5-1 01:36:45 | 顯示全部樓層

{御極十年,年年此時,更覺乏味。既非隆典,亦非時令之儀,生辰要如此勞師動眾,為奉一人}

{宮人來請之時,只淡淡問過有誰到了,轉頭要人先傳諭春晝永}

{復垂首批折,將來請之人晾在一處,直至案上奏章閱盡,遣人去發,才交代下去}

更衣

{眾人一陣伺候,換過一身常服,漫不經心問過時辰,步出殿門承輦}

{御輦不往宴席,卻先至春晝永接人,再與她一同頌聖朝影}

{若無旁人似的親自將她扶下御輦,攜手而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5-1 09:50:13 | 顯示全部樓層
薛容融这一胎怀得艰难,前头害喜数月,到了第六月上才消停了些。只是脸上浮肿虽褪,却还有几分暗沉,若落在那百般红紫斗芳菲的御宴上,不免失了先机。她心里烦闷,信手将个青花缠枝莲纹粉盒扫落,又将妆奁上搁着的芍药堆纱绢花拈起来掷了,起身斥道:“你们的差事当得愈发好了,入了秋还备这样的东西,存心让本美人难堪么?”

前几天许司珍送绢花来,淳美人还夸赞它精巧如生,所以今日才特地拿了出来……梳头的宫娥心里嘀咕,嘴上却不敢辩解,跪下叩首,连称“奴婢不敢”。莺时忙上前扶住她,劝道:“美人别气坏了身子,万万事都不及您和小主子要紧……”

薛容融撒了一通脾气,这时由莺时扶着坐回妆台前,犹有几分娇慵:“还不取玉簪粉来?”她心里打定主意,须得敷两三层的玉簪粉盖住黄气,再扫上绯色胭脂……一念未绝,便有宫人来传谕。众人听闻都添了喜气,莺时做主厚厚赏了那人,凑趣道:“美人随陛下同往,这可是六宫里独一份儿的体面~”

薛容融笑而不语,便改了主意,选了一身鹅黄色缂丝青绿山水的袄裙,配一套翡翠的头面,华美中更添一分雅致。

妆罢不多时,圣驾亦至,她次一步登了辇,才落座便笑说:“等会子御宴人多,宝儿这便夺个先了——愿陛下遂心如意,清乐康宁~”言罢亲将个小小锦盒递到他手里。

如此一路笑语呢哝,待至颂圣朝影,与天子携手而入。众人朝贺声起,她虽退了一步以示不敢受礼,心底却极享受这样万众瞩目的荣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2-5-1 11:33:29 | 顯示全部樓層
[结缡十五年,多少晓得天子的性子,虽打发了宫人去请,也只是给他铺个台阶罢了]
[打起精神应酬了几位王妃,余光便掠及一抹鲜妍之色……略略注目,时晴已在耳畔轻言:是承恩伯家的嫡小姐,闺字唤作婉君]
[婉君……这二字与眼前人合于一处,实在不伦不类。但想吴氏搭着孝懿皇后的高梯也不过混了个承恩伯的虚名,又觉其这般举止十分合情合理了——子弟庸碌无能,便打起女儿的主意么?]
[恰此时,快雪进来回禀:陛下传谕,要与淳美人一同赴宴]
[转睇贵妃,露了个意味深长的笑,只是不动声色,又与几位长公主谈笑一番,至圣驾抬进前门,才领众人起身迎贺]

[觑了淳美人一眼,随即与天子先后落座,向谢尚仪示意开宴]
[一时琼管清弦,婉转音扬,殿中乐伎奏起《升平乐慢》,两行彩衣宫娥鱼贯而入,呈上各色菜品]
[酒过三巡,宴至酣时,那些绮丽心肠便也在凤竹鸾丝、清香飘渺之中蠢蠢欲动起来……不禁一笑,倒是好整以暇地端起看戏的心思来]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5-1 11:51:40 | 顯示全部樓層
【陛下身畔从不缺好颜色,从前的林贵妃、娴昭仪,如今的淳美人】

【从未奢望过什么,如今有静姐儿相伴,更是别无所求,甘心做那被遗忘的沧海一粟】

【走前静姐儿正睡着,如今也不知醒了没有?哭了不曾?】

【这般牵肠挂肚,山珍海错食而无味,乐音曼语充耳不闻,只盼这宴会早早结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5-1 12:10:46 | 顯示全部樓層
【由着沉香装扮,思绪飘到了过去,过去徐氏总是低调,倒是没在争鲜斗艳上多费功夫。几个小东西没个安分的,我就看看这花怎么争相盛放吧】

娘娘,都准备好了,娘娘?

【被唤了几声才回过神,看来真是年纪大了,不注意便想东想西起来,对镜又扫了芙蓉橙的腮粉,觉得气色不错,这才出了门】

拿好贺礼,仔细着点,走吧

【行至一半听得回报,皇上亲自去接,心下冷笑,还真是颗好棋,配得上为皇上制的这箱子棋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5-1 12:29:54 | 顯示全部樓層
【自表哥进来,目光便黏在他身上,可看见他牵着旁人,手里的帕子早就绞得不成形状】
(你都显怀了怎么伺候陛下啊?还有脸霸着不放,真真恬不知耻!)
【目光从背后将那女郎剜了个洞,憋着股气,不禁看了阿爹一眼】
(阿爹,你别光顾着喝酒,快说句话啊~)

【虽是家宴,仍有许多仪程,兀自等得心焦,还得装出大家闺秀的从容样儿,委实折磨人】
【好容易等众人饮过三巡,这才听见阿爹的声音,什么“小女仰慕陛下圣德”“欲献舞一曲以贺”云云,皆是在家早就套好了的话,根本也没细听,反而有些不耐烦】
(阿爹啰里啰嗦半天,怎么还没完)
【可待他一篇话说完,却又紧张起来】
(哎呀~表哥不会直接拒绝吧~不会吧不会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guest
welcomelogin
高級模式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入境【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日月山河 - 明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22-5-24 19:50 , Processed in 0.025696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