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山河

 找回密碼
 入境【註冊】
搜索
樓主: 徐言
收起左側

[宮廷] 【颂圣朝影】——天子&后妃&皇亲国戚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2-5-1 12:34:41 | 顯示全部樓層
【今天要留些时间装扮,所以早早地起来浇水,这一天缺了水,瓜果也是要不高兴的】

【梳洗后,穿了昨日备好的绯色上衣月白裙,想着既是皇上诞辰,还是戴上了皇后娘娘送的珍珠耳环,增些明丽讨喜】


【拿好绣了一月的牡丹授带鸟图,入殿向皇后娘娘行礼后入座,静待皇上和其它妃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5-1 12:47:11 | 顯示全部樓層
{登陛受禮,讚揚中宮且又慰勉眾人幾句,方賜座開筵}

{生辰年年如此,饒是宴席珍饈仍有巧思,竟難以勾起興致}

{面上雖不顯,卻是百般無聊地吃菜酌酒,偶爾抬眸打量這一屋子的鶯鶯燕燕}

{目光逡巡過後,各類心思盡落於眼底,倒是一哂}

{一道身影忽落殿中,語出顯得有些唐突,竟教這番喧鬧驟停}

愛卿有心

{不置可否,眸光掃向身旁中宮,旋即端酒啜了一口,也不再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2-5-1 14:06:56 | 顯示全部樓層
[耳闻“献舞”之言,微微蹙眉。吴氏女好歹也是贵戚出身,不修四艺却在歌舞这等媚人之道下功夫……这样的人,宫里还不够多么?]

[见天子兴致可可,倒也乐得推波助澜,故作一问]
何人欲献舞?
[一言将那珠光宝气的女郎引于众目睽睽之下,再添燎炬]
果真生得好模样,身段也似柳枝儿一般……
[觑着天子神色已不似方才浅淡,便续道]
只不知作什么舞、用什么曲子?

[此意自是允她献舞,转过话弦,径直吩咐司乐司]
崔司乐,你亲来伺候着。
[司乐虽是女官,却有五品官衔在身,实不逊于吴氏这样没有封诰的贵族女子——点出“亲来伺候”,便是特意给吴氏搭了座高台,只看她上不上得去、下不下得来了]
都下去准备吧,陛下与本宫拭目以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5-1 14:56:51 | 顯示全部樓層
(表哥为什么不亲口应允……为什么要让皇后来问……)
【心里乱纷纷的,却还是大大方方的走到殿中行了个礼,在众人面前亮了个相。任各色目光打量着,不仅不惧,还有几分得意,立刻把刚才那点纠结心思抛到了九霄云外】
(在陛下面前露脸,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谁让我是他嫡亲表妹呢~)

【自然不把什么崔司乐看在眼里,待退到殿外,从袖里取了一张工尺谱,却不亲手递去,只让妙妙拿给她,轻嗤一笑】
本小姐的舞是自创的,用的是《上云乐》,这曲子嘛,只怕司乐司没演过,还是仔细看看吧。
(砸了你们司乐司的牌匾是小,敢误了本小姐的事,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哼了一声,撂下她不理,自往偏殿去,从包袱里取出自带的舞衣换上】

【前序音起,翩身而出,莲步轻窈,踏乐点示于众人,在殿中站定,摆出个“彩云追月”的起势,宽而长的舞袖半垂,侧耳听着乐声】
【金石丝竹,跳珠撼玉,乐音铿锵。曲破提步旋转,如倦鸟归巢,丝绕手缠;又如落英旖旎,手即之处眸亦随之】
【臂上披帛,随旋转而飞逸,清影招展旋舞不停,皓腕慢转,纤指若兰,舞裙斜飘,袅袅婷婷】
【纵深跃起,瞬接莲步,轻盈掠过殿中。点步而起,手停而上,明眸善睐,笑生百媚,尽向天子而去】
【待平复气息,启唇轻唱,歌声婉转柔美】
飞香走红满天春,花龙盘盘上紫云。
三千彩女列金屋,五十弦瑟海上闻。
天河碎碎银沙路,嬴女机中断烟素。
断烟素,缝舞衣,八月廿二君前舞。

【背了好久的词,到底没出岔子,微微松了口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5-1 15:48:03 | 顯示全部樓層
薛容融一进殿,便感觉到两道尖锐的目光黏在自己身后,待回身时却又不见了。她心里猜疑不定,待见到那秾艳明韶的吴氏,倒是有了答案。

比起众人或羡或妒的不动声色,薛容融的一派天真毫不掩饰。吴氏献了舞,她第一个捬掌笑道:“吴小姐不仅舞姿柔美,歌声也动人得紧,满教坊司也找不出这样出挑的人才~”明褒暗贬,偏是说得一派赤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5-1 21:44:04 | 顯示全部樓層
{豈不知二人心中盤算,雖有母系血脈之親,卻也無意偏予,既為家宴,其中安排,自然是付與中宮}

{惟見娥娜身影身影款款而出,半掩之眸堪堪一亮,耳聞中宮囑咐,劍眉微挑,便復啜飲啖食}

{金石絲竹齊揚,樂音流暢,只見雲袖招蝶,柳腰生姿,衣袂飄飛,恍惚間卻有融嬌欲滴模樣}

{噙著笑意欣賞,指尖隨樂音敲擊,眸光幾次對上,見清波流盼,心下方起幾分興致}

{曼舞且罷,婉轉之音猶繞樑柱,聞得最後一句,不由一笑}

{樂聲漸寂,不及開口,一道誇讚已然橫生而出}

{目光逡巡殿中,將眾人表情收入眼底,微有身旁那抹身影,猶是正坐如斯,波瀾不起}

生辰有此驚喜,朕心甚悅。皇后以為,如何賞她才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2-5-1 22:40:26 | 顯示全部樓層
[这舞编得倒有些新意,唱词却是用李长吉《观云乐》改的。窥破了其中的机巧,便觉有些无趣,端坐看罢,也不过微微一笑]
[本是不打算出声,只候圣意示下,偏陛下又将话弦抛了过来……春山微颦,秋水斜映,忖着他的心意提了句]
能令陛下舒心,倒是有些福泽在身上的。
不如赏她一个恩典,让她长在陛下身畔服侍,可好?

[刻意不提册封分位,以免授人以柄,令六宫生怨。再一则,吴氏女这样的性子,即便按殿选的例、顶格封个美人,只怕也是欲壑难填……]
[这样的事,还是留给天子伤脑筋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5-2 09:25:07 | 顯示全部樓層
【唱完后便用余光偷偷瞟着表哥的反应,可表哥还没开口,却有一缕俏音跃出】
(哼,表哥和皇后还没开口呢,你是什么鸟人,有你说话的份儿?)
【丹唇动了动,要不是顾念着今天的场面,只怕就要把心里想的直接说了出来】
(也真难为你啊,心里再怎么嫉妒本小姐,都只有看着的份儿~除了阴阳怪气什么也做不了~)
【转念一想,立刻弯出一缕讽笑,拖长了声音】
可担不起这位娘子的夸赞~
只是,您连教坊司有什么人都知道,莫不是从教坊司出来的?

【本来还有一篇话,可是听到表哥的声音,立刻就止住了】
(赏我什么?这还用想吗~表哥啊表哥,婉君心里想要的只有你啊~)
【牵动了柔肠,连眼神都变得温柔起来,带着一丝自己也没察觉到的热切】
(表哥怎么事事都要问皇后啊?献舞要问、赏赐也要问……难道表哥很爱她吗?不,不会的,一个连儿子都生不出的老女人……)
【皇后的声音适时而出,正中下怀】
(……呵,算她识相)

【想看看表哥,却又害羞不敢看,就亭亭立着,葱指却在舞衣水袖的遮掩下搅成一团】
(不知道表哥会给我封个什么呢~会不会封我为妃呢~不,妃太低了,应该封个夫人、贵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5-2 09:57:22 | 顯示全部樓層
吴氏的反应早在薛容融意料之中,可薛容融却不与她正面交锋,反而侧首转向丹陛之上,娇滴滴说道:“陛下、娘娘,宝儿只是跟吴小姐说笑的,谁知道吴小姐就恼了……”说着又看了吴氏一眼:“吴小姐,真对不住……”她语声低柔,却在两人眼神相接的时候闪过一抹挑衅的锋芒。那光芒一转即逝,仿佛不存在一般。

不等吴氏反应,薛容融已扶着莺时缓缓站了,向上位微微福身:“宝儿如今所有的一切,莫不是陛下、娘娘的恩赐,所以也唯有恳求陛下和娘娘多多赏赐吴小姐了~”

从来看戏不怕台高,吴氏想出风头,薛容融倒是不介意帮她一把,替她爷娘教教这“登高跌重”的道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5-2 12:58:31 | 顯示全部樓層
【我这还没坐稳,就有人迫不及待要献艺了】

【曲子倒是有点新鲜劲,就是舞得拘谨了些,心浮气躁,赶快跳完喝些茶降降火吧,在献舞爬*的美人里,算是普普通通。不过好歹是个贵女,这般行事,我是看不上的,但我不看都知道皇上有兴致】

【这小眼神都快把皇上吃了,半娇羞又偷瞄的,年轻真是有趣,就是看着不太聪明】

【淳美人故作天真话语一出,我差点笑出声,看了一眼,那神态真是单纯极了,心中有一种难以控制的危机感,目光暗了一瞬】

【这什么吴家小妞自甘轻贱,还敢回嘴,回嘴也回的这么没水准,说后妃是教坊司出来的,岂不连我也一块骂了】

淳美人怎么起来了,仔细着点身子,宝儿心直口快惯了,这吴小姐不熟悉你,难免误了去

【都当娘的人了,我还得圆成小孩子的斗嘴,真不容易】

【没错淳美人就是这么天真可爱,就是吴小姐小人之心了,怄吗?怄吧,那也没办法,不过打击到这就行了,我还得给皇上台阶宠爱小美人呢】

说起来吴小姐也和淳美人年纪相仿吧?一样的娇俏活泼,皇上皇后娘娘,这宫里好久没这么热闹了

【热闹吧,热闹有功吧,有功就可以把吴小姐赏进后宫了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guest
welcomelogin
高級模式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入境【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日月山河 - 明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22-10-1 06:35 , Processed in 0.02108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