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山河

 找回密碼
 入境【註冊】
搜索
查看: 695|回復: 8
收起左側

[宮廷] 【金风逢玉露】——朱序堂&林渺渺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9-9 19:23:5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演绎时间:乾祐元年重九 酉时一刻
演绎地点:金风逢玉露(林渺渺居所)
对戏人:朱序堂&林渺渺
剧情概括:议选秀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9-9 21:58:03 | 顯示全部樓層
[近日无事,研琴谱练了一曲酒狂,此时奏来,倒有些漫不经心]

[早前已听说皇上与皇后谈及选秀事宜,这已过了些时日,却并未见后文]
[虽然敛儿得皇上喜爱,本宫已为贵妃,可上头还是顶着皇后]
[这后宫之主,就是再不得势,却也还是第一位的]
[如此想着,倒也寻不出机会多挣荣宠]
[忽觉这酒狂曲调太过浮躁,扰人心神,便收式起身]

[命宫人取了新鲜泉水,煮水烹茶,满室玫瑰清香]
这香味敛儿也定会喜欢。

[听得皇上进门,放下茶壶,出来相迎]
臣妾给皇上请安。
皇上,臣妾正巧沏了玫瑰露,可要尝尝?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9-9 23:41:48 | 顯示全部樓層
【重九佳日,素有登高之俗,以暢秋志】
【依往歲舊例駕幸萬歲山,著朝中三品以上官員並近支宗親數人隨侍】
【踏過茱萸峰,飲過菊花酒,又將累作九層塔狀的重陽花糕賜予諸人】
【如此談笑半日,足肖君臣盡歡之形】

【回至乾德大觀已是申末,懈了心神,露著些懶散】
【聽成泰稟「中宮節禮」云云,只覺不耐】
不是花糕便是菊酒,只知應節,果真無趣。
【終究顧著中宮體面,回了幾件玩器去】
【又命人傳輦,往金風逢玉露而來】

【甫落輦,便見伊人相迎,至近更有甜香幽浮】
【免了禮,就勢攬伊入懷,先笑道】
好香……
【低向鬢邊輕掠,幾如耳語】
卿卿哺與朕嘗麼?
【覷伊神色,笑意愈深,至內雙雙落座,方嘉許道】
重陽慣飲‘菊花黃’,到底是卿卿別出心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9-10 21:19:22 | 顯示全部樓層
[重阳给我的感觉总是含蓄而深沉的,既是无意感怀,便随心过了]
[先前想着皇后的事,突然被搂住,听得温柔耳语]
[想着不知是说玫瑰还是臣妾香?自觉脸上发烫]
[半倚着皇上,我带着三分嗔怪,三分娇媚道]皇上~

[落座之后倒了一杯举到皇上唇边,满脸写着高兴]
皇上请用。
今年重阳赏菊的风雅,不是很合臣妾心境,能闻香饮玫瑰,倒是惬意。

[皇上陪着自己过节,开心还来不及,又吩咐宫人去取菊花酥饼]
感慨臣妾是没有啦,敛儿采了些菊花应景,被臣妾做成了酥饼。
[想起刚刚的交互,心里甜蜜蜜,有事先问皇后又怎样,皇上还是爱我滴]
臣妾想送给皇后一碟,皇上您尝尝,拿得出手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9-12 18:27:15 | 顯示全部樓層
你若愛此香,著司苑每日送來插瓶也可。
【卻不接那茶盞,只由她玉手捧著呷了一口,薄言調笑】
只朕以為,玫瑰雖香,猶不及卿。

【揀了一枚菊花餅在手中把玩,隨口道】
斂兒品性純孝,是個好孩子。
【但聞後言,話弦略止,猶是溫然,若有贊許之意】
你有心了。
【卻將花餅擲落盤中】
只是宮務繁忙,恐皇后亦未有這等閒情雅致。
【憶起前時相見所談選秀一事,目光幽邃,不辨喜怒】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9-12 21:37:54 | 顯示全部樓層
【原有些泛红的两颊恢复如常】
现皇后一人忙六宫事,想必节日也不得放松
【放下茶盏,犹有轻叹】
往日皇后也是疼爱敛儿的,与臣妾一同采菊仿佛还是昨天

【话音一变,冷静清亮】
听说近日她忙于选秀规制一事,但宫中没什么大动静
【拿起一块花饼掰开两半,语气漫不经心】
不知皇上想何时办?
【看着花饼中间未断的花瓣,似乎想到什么开心的事】
臣妾在这养的越发胖了,若是能帮上忙也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9-14 21:27:02 | 顯示全部樓層
【撫著伊人柔荑,眼中猶是溫然情意,笑而問她】
皇后如今對斂兒不好麼?
【卻不深究真意,略而接上後言】
皇后前日來稟過,說是已遣百名內監至民間初選。
從初選到殿選,亦需些好些時日。
【耐心同她解釋了一回,到底不大上心】
左不是頭一遭採選,有甚疑難?
此事既是皇后所提,一概交她思量便是。
【知徐氏最重禮法,實難更易舊製】
【為免多費口舌,也就懶於理會了】

【取盞再呷,轉目見她笑意粲然,向那渾圓處一掃,亦是打趣】
何處胖了?
【略一頓,展臂攬之入懷,同她謔笑】
從前朕去其他人閣中坐坐,你也要使小性。
如今提起選秀,倒是懂事了。
【卻未明允,只說】
這事可繁瑣得緊,沒得累著自個兒,朕卻捨不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9-15 22:16:59 | 顯示全部樓層
【顺势往皇上怀里蹭蹭】
臣妾最近想通了,选秀总是要办的
【从前不舍皇上去别处坐坐,如今感情稳定,哪是新人能比的】
有皇上疼爱,还有敛儿孝顺,也就懒得庸人自扰
【唯有皇后之位比不过而已,可她选秀累,和皇上心累,其实,也没好到哪去】
【皇上在身边的时候为什么要想皇后?】
【搂着皇上的手紧了紧】
每日多吃少动,养的白白胖胖,镯子都像小了一圈呢
【天色已晚,话至此处,倒有些温情】
今日可要在这歇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9-21 18:09:26 | 顯示全部樓層
想通了?
【有些玩味地笑看,彷彿贊嘆】
愈發懂事了,很有貴妃的樣子。
【笑意在眼底一晃,也就散了,只續了句】
前頭的事情瑣碎,人手又雜,還是皇后總攬罷了。
至殿選方是真章,便允你協理,可好?
【掌間順過鬢髮,似是體貼她的心意】

【入夜自是歇在此處,輕憐蜜愛如昔】
【溫軟處何等熟稔,莫名又生出厭倦,似一味吃絮的饌食】
【只將他翻過身去,不見容顏,始再三撻伐而休】

——EN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guest
welcomelogin
高級模式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入境【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日月山河 - 明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22-10-1 06:10 , Processed in 0.02563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