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山河

 找回密碼
 入境【註冊】
搜索
查看: 108|回復: 8
收起左側

[宮廷] 【沉醉东风】——白凤九&顾轻舟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2-9-13 16:33:3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演绎时间:承懿元年二月初九
演绎地点:沉醉东风(顾轻舟居所)
对戏人:白凤九&顾轻舟
剧情概括:二皇子满月,顾晋恪昭仪,凤九前来探望+贺喜,铺垫二皇子幼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2-9-14 12:52:49 | 顯示全部樓層
【冰弦泛夜本是一处阔朗宫院,太祖李贵妃居此时,诸般陈设实不下于今日的晴霭眠鸳。然自伊病故后,入夜时闻哀哭之声,后又逢成祖迁都北平,此地便荒疏多年了。至世宗还都金陵,赐杨淑妃居此。司苑司依例要添些锦绣芳菲,却因淑妃一句“沤珠槿艳,何必多怀”,只沿着一溜墙垣种了些寻常花草。倒是先帝潘婕妤居后,在院中空置之处分畦列亩,乃有佳蔬菜花,漫然无际】

【因在宫中任职多年,对这些前朝掌故多有知闻。如今坐在暖轿中悠悠想来,一缕神思漾于大明百年沧桑之间。至暖轿停稳后时宫人几声轻唤,散若涟漪的心魂才慢慢地归于本体】

【踱出暖轿,拢一拢鹤羽氅衣,见轻舟已领着宫人们在殿前迎候行礼,抬手扶了她,又免了众人的礼,侧首含笑嗔她一句】

就在里头等着不好么?我又不是不认得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9-14 17:08:19 | 顯示全部樓層
{今儿是渊哥儿满月,我虽未下帖子,却晓得凤九定是要来的,便特地早起梳妆,又选了件桃红撒花缎面袄,配着松花色的百褶裙,淡雅中别有娇艳}

{去岁有孕,又逢国丧,我已有许久不曾这般妆饰。可还不及在镜前顾盼几回,尚仪局的宫人已到了前殿,口称“传中宫懿旨”}

{我在殿中明间接下了这道晋我为昭仪的旨意,随着宫人们的贺喜声微笑不语。目光状若无意地一掠,那随懿旨送来的贺礼——一枚赤金长命锁,正放在漆盘之中}

{我心里诸多猜疑,却不敢轻易流露,看着时辰差不多,便命宫人将漆盘放在案头,又领着她们往殿外迎候}

{凤九来得很快,那般仙姿玉色,在初相见时便让我疑心她是九天谪仙,可她的性情却不像神祇般超然世外。昔日储妃百般刻薄我,分明与她无关,她却偏要护着。我原本疑心她另有所谋,却发现她对恃强凌弱之事,天然便有扶助之心}

{我在世上孤苦无依地挣扎了许多年,自诩并非善类,可在她身边却常觉温暖熨帖——譬如此刻听她自称“我”的娇嗔言语,唇角便止不住扬起,柔声回她}

莲漪只盼早些与姐姐相见。

{我与她相视一笑,挽着手入殿落座,一边吩咐霞觞取新酿的“几朵寒酥”,又吩咐玉壶将渊哥儿抱来}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2-9-14 18:18:53 | 顯示全部樓層
【与她说笑着一同进殿,才落座,见案头漆盘里头盛的一副长命锁。随意取来掂了掂,发觉有些沉手,倒是足金所制,可纹样、工艺却无特别之处。这样的东西若在宫外也算不菲,可在这天家富贵气象之间,实在不值什么。看出送礼之人的敷衍,却没说什么,将那长命锁放回漆盘之中,目示宫人捧了八品嘉礼入内,一色一色指给她看】

这是我给渊哥儿做的小衣裳,天蚕丝织的绸子最细软,我特意将线头都藏在里头了……那是我给渊哥儿绣的包被,上头绣着小龙,既是生肖,又合皇子身份……还有安枕的玉如意,佩戴的平安扣,环在手腕上的小圆镯……唔,后头还有几样是送给妹妹的。

【宫人们乖觉,随着言辞所指捧了各色物事近前。饮了一口佳酿,眉眼弯弯,眯着眼睛细细品咂,笑道】

这酒入口清冽,回味却有一缕梅香,难怪叫作“几朵寒酥”。嬴司酝离宫后,我有好多年不曾饮过这样的酒。浅雪酿的酒可奉宴饮,若小酌总觉得太醲醇些。

【正说着,见玉壶抱了渊哥儿出来,亲自接过抱在怀里。小小人儿像轻舟多些,可是看起来却不大有精神,也不怎么哭,察觉到陌生的气息也只发出几声小猫儿似的咕哝。心里有些疑惑,举目望向乳母、傅母等人,问道】

二殿下昨夜醒了几回?这个时辰你们给二殿下喂了几次奶?

【听诸人说二殿下“白日多眠、夜间哭闹,有时不肯吃奶,吃得急了还会呕奶”云云,微微蹙眉,又问】

二殿下这一向可都是如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9-14 19:20:39 | 顯示全部樓層
{自凤九以华妃之尊执掌尚服、尚食、尚功三局,便对我极力照拂。我在产褥期间,她从自己的份例里取了上等雪燕、百年紫参等物,吩咐司膳司制成汤饮送来。眼前八色漆盘上琳琅满目,可我却深知她为我做的并非如此而已……}

{我惯于隐忍,喜忧不形于色,此时在她面前,却觉柔情涌动,几乎平抑不得。在宫人们面前,惟有举杯满饮,温婉而郑重}

言辞简薄,不足谢姐姐深恩,莲漪惟有茹素抄经,求菩萨保佑姐姐平安顺遂。

{随后听她说起嬴司酝和浅雪,想来是她在六局奉职时熟识的人,我执壶为她斟满,正想问问她当年可有偷酒吃?但见玉壶抱了渊哥儿出来,便把这话抿了去}

{我看凤九抱渊哥儿的手势轻柔而熟稔,不觉微微一笑,可听后话,却又提起心来。或许连凤九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她在问话时的神态语气都与平时大为不同——这已然不是与我要好的凤九姐姐,而是手握协理六宫之权的华妃娘娘。可我无暇多想,接上她的话,答道}

渊哥儿素日是有些哭闹,不好好吃睡。这一月里呕过几回奶,请太医院来瞧,只说不是什么病,好生养着就是了。

{我初听这些话,心里也有犹疑,可毕竟没有产育经验,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何况宫人左右侍奉,有些话也不好说出口,我便向她露出一个安抚般的笑容,目光流转,口中却吩咐玉壶与霞觞}

你们将东西好生拾掇着,再领着这几位宫人出去吃茶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2-9-14 20:24:58 | 顯示全部樓層
既然太医这样说,就再观察些时日吧。

【耳听轻舟所言,心里有些疑虑,笑意便也淡淡的,颔首允了宫人退下,却额外扫了那些乳母、傅母一眼】

尔等务必好生照料二殿下,若有差池,只怕灭了九族也赔不起。

【语调平淡,神色端和,并不用刻意恫吓,也足以让她们明白这句话的分量】

【一直抱着渊哥儿没放手,轻轻拍着他,至众人退尽,才向轻舟娓娓道来】

我在司衣司时,曾听魏尚服说过一些前朝掌故,譬若“在皇嗣寝衣中掺上桃毛,令其终日啼哭”,又或是“每日数次刻意弄醒皇嗣,令其难寐”……人心鬼蜮,这些腌臜伎俩更是数不胜数、防不胜防。

正因如此,先前我就差人查过这些乳母、傅母的底细,并未发现可疑之处,这才让她们过来侍奉。可如今看渊哥儿的情形,不得不让我起疑心——凭祝煜的凌厉手段,安插些眼线也不算难事。

【先帝中宫徐氏端和持正,得百官称颂、六宫宾服。见过那般高华从容,自然觉得祝氏这般小肚鸡肠之人十分可笑。她虽受册为后,却不得所敬,私里只称其名。言罢再想今日种种,倒也坦然一笑】

自然,如今无凭无据,全是我小人之心了。只是,妹妹要多加小心,万不可大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9-14 20:53:42 | 顯示全部樓層
{中宫多年无所出,又一向厌恶于我,如今见我诞下皇子,心中还不知如何妒恨。我心知利害,本就小心翼翼,可听凤九说起那些阴私手段,却又觉得自己还不够周全……我忍不住探手抚了抚渊哥儿的脸庞,稳住了不安的心情,这才出声道}

莲漪明白姐姐的心意,日后会更加小心。

{目光从渊哥儿面上移开,向凤九望去,思虑愈深:她虽得妃位,终难与中宫正面抗衡;泱哥儿还小,需要她分神照顾;还有千头万绪的琐务,也要她来定夺。我人微言轻,不能给他太多助益,惟有管好自己的事,不能拖她的后腿}

{一瞬之间,心意已定,反而宁和许多。我见她抱着渊哥儿,便持酒樽送到她唇边,笑意晏晏}

姐姐既赞叹此酿,怎能不多饮一杯?

{待她饮了,便又斟一杯送去。抿唇一笑,拈起方才的话弦,存心要哄她开心}

方才所说的浅雪,不知是哪位姊妹?姐姐既说“她酿的酒太过醲醇、只合宴饮”,莫不是偷过宫中宴饮的酒来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2-9-14 21:32:00 | 顯示全部樓層
【怀中抱着渊哥儿,与轻舟相视一笑。知她素来心思缜密,便也没有继续说下去。虽不喜欢明争暗斗,可从来也不惧怕这些,当初护她一时,往后更不能撂下不管】

【丢开烦心事,就着她的手连饮了两杯。若不是怕惊了渊哥儿,倒真也想灌她一灌。但听她问起往事,不免笑叹道】

浅雪是长孙司酝的闺名,我与她是同一年进入六局的,彼此很是投契,我那时一得了闲便去司酝司找她顽,自然也少不得偷她们的酒吃。只是不敢吃多了,怕被魏尚服嗅出酒气来~

那时的司酝姓嬴,会酿一种叫“杏花春雨”的酒,先帝很喜欢……她出宫后,浅雪便接了司酝之位。只是,浅雪的技艺虽承于她,却始终没有那种轻灵之感,多是雍华醇厚。

【当时曾听姐姐们说起嬴司酝被先帝召幸云云,只是年纪还小,懵懵懂懂。如今回想起来,她没有留在这座深宫里,没有成为慈竹院中某位太妃太嫔甚或是一缕孤魂,这大概也是一桩幸事吧】

【抬眸见轻舟听得入神,倏然也想起她方才所言,笑意便促狭起来】

妹妹刚才说,为了谢我,要在佛前茹素抄经替我祈福?依我看倒不用这么麻烦的……

【忍着笑,凑到她耳边低声道】

妹妹好生调养着身子,添个玉雪可爱的小公主予我顽可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9-14 21:54:05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与凤九相识时,她已是东宫良娣。我虽也曾听说她在司衣司如何勤勉、深得帝后信任,到底是不及她亲口述说的这般鲜活跳脱。我既佩服她能在深宫里苦中作乐,也有些羡慕长孙浅雪能与她共同经历许多乐事……}

{我自顾遐想出神,还没反应过来她的话,耳畔喁喁低语,便如乍起之风,吹皱一池春水。我耳根子有些热,含羞别开脸去,本想说“姐姐喜欢女儿,合该自己生一个”,却又想到她的意思是让我“以此为谢”,便又不知如何推脱,丹唇几启,我终于嗔道}

姐姐怎么这般欺负莲漪…!

{她得意的笑起来。我曾见过很多好看的人,却都没有她好看,我想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guest
welcomelogin
高級模式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入境【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日月山河 - 明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22-10-1 07:29 , Processed in 0.02078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