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山河

 找回密碼
 入境【註冊】
搜索
查看: 595|回復: 9
收起左側

[宮廷] 【婉嫕淑慎】——朱序堂&徐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4-4 18:50:1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演绎时间:乾祐三年六月初四 未时初
演绎地点:婉嫕淑慎(皇后寝殿)
对戏人:朱序堂&徐言
剧情概括:皇后再次诊妊,皇帝前来探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4-4 18:50:41 | 顯示全部樓層
[绿槐高柳,匝地青荫,浓绿深处,新蝉声咽]
[夏至盛时,少有这般阒静,满殿中只听得风轮窸窣轻响,并那沉沉鼓动的一脉心弦]

[午晌分明恹恹欲睡,却又未能安然入眠]
[诊妊遇喜的欢悦,蒙在乾祐二年的梦魇之下,泛起深深地忧虑]
[我不知,这是否又是一场空欢喜,一记骤然而至的痛击]

[神思漫游,想起夭逝在怀中的小人儿,想起前朝对“中宫无子”的批判,想起势如夕晖的定国公府……]
[拥衾掩半面,已是泪浥玉镂金带枕,至珠帘轻响、足音跫至,皆恍然未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4-4 19:51:31 | 顯示全部樓層
{與重臣議罷軍政之後,依舊命人守在殿外不必伺候}

{獨自在殿中細閱奏章、梳理脈絡,再依次批覆}

{驀地被腳步聲亂了思緒,方要發作,卻是成福來稟說中宮之事}

{先讓他去傳太醫來細細問過,正好批畢最後一本,讓人擺駕坤儀俱瞻}

{刻意放輕步伐至內殿,隱約聽聞細響,揮退左右坐至床沿,輕輕扯了扯被衾}

皇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4-4 20:07:52 | 顯示全部樓層
[循声抬首,惊动一泓秋水,潸潸而落]
[隔着水雾看清来人,犹有些不确信]
陛下?
[举袖匆匆拭泪,挣扎坐起,却被他拢入怀中]

[多郎夭折,夫妇之隙从此弥深,只凭帝后体面维系,底里却无信任可言]
[是以多年来,无论如何失落,亦不过自相按捺,不在他面前流露分毫]
[此际心神不属,待要忍耐,那泪珠儿反而滚滚落下,沾湿他的衣襟]
[掩面怀中,唯有低喃]
妾失礼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4-4 20:48:26 | 顯示全部樓層
{二人結褵以來,她在自己跟前總是自持模樣,少有失態}

{真要論起,似乎只有那年的意外⋯⋯}

{恍然意識到什麼,到底不忍,將人攬得更緊}

你我雖是帝后,仍是血肉之軀,喜怒哀樂不過人之常情

何況妳我夫妻,在朕面前哪有什麼失禮

{垂首輕輕拉下葇荑,以袖輕拭淚痕,試著寬慰}

有妊是件喜事,皇后安心養胎,其他不必多慮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4-4 21:30:07 | 顯示全部樓層
[他的体温透过寝衣,熨帖肌骨]
[温顺地偎着,任他一点点拭净泪痕,朱唇慢启,犹带一丝哽咽]
妾只怕,再次令陛下失望、令群臣失望。
[心中悲凉悲凉,不禁将多年积郁倾吐而出]
多郎若在,该有五岁了……那个孩子若活下来,也该满周岁了……
臣妾失去一个又一个孩子,当真如前朝谏官所言,是臣妾福薄命舛的缘故吗?

[前朝屡加批判,固然有林家人在背后推波助澜,却也始终是中宫迟迟无子的缘故]
[如今林氏已有两子,气焰日张,莫不日思夜想、取我而代之……]
[思至此处,柔荑轻颤着抚上小腹,心绪一点点平复,却道]
陛下,臣妾听闻民间有旧俗,有妊之人若得童子相伴,沾了旺气,于固胎有益。
因此,臣妾想,将铄哥儿、锐哥儿接到坤仪俱瞻来住一段日子,与臣妾做个伴。

[犹自依偎在怀,余光却从不经意的角度觑向他,续道]
虽是旧俗,也只图个吉利。
再则,两位皇子聪明可爱,妾素日也是疼爱得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4-4 22:22:25 | 顯示全部樓層
{深知鐸兒之事在她心中疙瘩,這些年朝中流言蜚語,確然對她而言並不好受}

{手方要扶上纖瘦肩背輕撫安慰,卻聞後話,遲疑之下不由止了動作}

{心中幾分疑竇,幾分是若然自己允諾了她,恐怕渺渺那脾氣又是一番折騰}

{光想那景況腦門就有些抽疼起來,避重就輕哄著,只想帶過}

莫要說這些胡話,皇后青春正茂,只是先前子嗣緣分未到之故,如今不就來了

只是斌鑠、斌銳到底年幼,小兒無知難免莽撞,只怕驚擾了皇后養胎

朕會吩咐下去,讓太醫院及宮人好生伺候,定保皇后與腹中皇兒無虞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4-4 23:01:54 | 顯示全部樓層
[帝王情薄,于我如此,于林氏又有几分真心?]
[此际他避重就轻,究竟是不愿林氏伤心,还是不愿林氏聒噪叨扰……]
[笑意渐冷,随意抿去,辞色如素,只因眉目低垂,恍惚融进几分恬柔]
这桩事,臣妾却不担心。
贵妃将铄哥儿、锐哥儿教养得好,又怎会无端冲撞臣妾呢?

[似有所指,却不深究,兰息轻提,惟添哽咽余音]
其实,臣妾提这番话,也知有些为难……但若非如此,又岂会烦劳陛下呢?
不过,贵妃如今愈发懂事,自然明白“雷霆雨露,俱是天恩”,想来也不会一味任性、徒惹陛下烦心。

[余光轻曳,见他神色有些松动,便知所料不错,又续道]
再则,妾倒有个法子,或可安贵妃之心。
白司衣以云海缎制衣冠,颇得陛下之意。
未若加赐锦袍于贵妃兄长林沣,也算是朝臣之中独一份的隆恩了。
[锦袍是小,恩遇是大,究竟是连徐行也未得到的恩赐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4-4 23:47:19 | 顯示全部樓層
{略略鬆了擁著她的力道,垂眸凝望懷中纖瘦的身影}

{心思轉了幾轉,關於她,關於渺渺,最終收斂心神,只餘一哂}

皇后想得妥貼,就這麼辦,往後養好身子、好好安胎方為要緊

只鑠兒、銳兒過來,你身為嫡母難免要多照看著,後宮之事,讓貴妃幫著操持吧

皇后好好休養,朕還有事,晚些再過來看妳

{扶她躺回榻上,以袖拭過淚痕和額際沁出的薄汗,命人擺駕回宮}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4-5 17:00:37 | 顯示全部樓層
[圣驾离去许久,我却始终维持着躺下时的姿态,仿佛在追忆着结缡八年以来的温情时刻]
[即使那些温情,早已迷惘难遣]

[他的敷衍、薄情,他的喜新厌旧、漫不经意,以及他居心粉饰的花团簇锦……]
[几多耿耿于怀,恍若鱼脍中未剔净的刺,明晃晃地嵌在温软之间,徒留一种不期待的伤痛]

[玉笋摩挲着尚未显怀的小腹,思绪迁回]
[扬声唤来腹心几人,着快雪、时晴收拾东厢,中秋、寒食去晴霭眠鸳接烁哥儿等人]
[安排既定,方微微松神,不知不觉间沉沉睡去]

—En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guest
welcomelogin
高級模式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入境【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日月山河 - 明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22-10-1 07:44 , Processed in 0.02385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