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山河

 找回密碼
 入境【註冊】
搜索
查看: 574|回復: 8
收起左側

[宮廷] 【云间一笑】——朱序堂&徐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8-23 20:56:1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演绎时间:乾祐元年八月廿三 申正
演绎地点:云间一笑(皇后宫中的一处水榭,取“ 江上扁舟停画桨,云间一笑濯尘缨”之意,可眺翻月湖波光水色)
对戏人:朱序堂&徐言
剧情概括:初议选秀之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8-23 21:53:16 | 顯示全部樓層
[初及后位,为调服这六局一司,颇费了些心神]
[数月倥偬,幸有所获,倒也微微松快了些]
[这日以诗书消闲,信手翻至许浑一句“秋茶垂露细,寒菊带霜甘”,倒是念起那般鲜爽清润的滋味来]

[一念既起,诸般铺陈]
[临水榭,置风炉,起活火,烹露华]
[湖光潋滟,秋风微凉,阒静之间只闻咕嘟水声,如一晌好梦沉酣]

[打破清谧的,是不期而至的天子]
[彼时一壶普洱将将沏成,橙黄茶汤中映出那萧萧肃肃、爽朗清举的形影,无端端教人一怔]
[素来最重仪矩,轻稳撂下茶海,起身敛衽而拜]
陛下秋安。
[今日既非朔望,又非年节,实不知他所谓何来]
[却只按下不表,惭颜告罪]
臣妾失仪,未能奉迎圣驾,还请陛下见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8-23 22:25:16 | 顯示全部樓層
{昔居东宫,朝堂之上尚有皇考,多存几分侥幸,如今方知朝政繁重如斯,惟兢兢业业,不敢懈怠}

{军国民政,无一不深问细究,终日案牍劳形,尔今数月过去,朝政堪堪熟稔些许}

{难得有清闲时分,本传旨去晴蔼眠鸳,软轿之上心思一动,改往坤仪具瞻}

{踏进宫门看一众奴仆惊慌模样,不由哂笑,命人不必惊动,迳自往内殿里去}

{不远之处,其人正专注于茶道之中,倒不常见她却去平素慎重持礼模样}

{只是她一发现,旋即又回到素日持重,嘴角略略一扯}

皇后请起,是朕让人不必声张

{兀自在上首落座,眸光往茶盅觑去}

倒扰了皇后雅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8-23 23:03:45 | 顯示全部樓層
[茶烟袅袅,杳于云淡秋空,一如心湖涟漪,渐次湮灭]
陛下此言,折煞臣妾了……
实是臣妾鄙陋,唯扰了陛下雅兴。

[回身侍立,皓腕轻提,斟出两盏浓醇,又将其一置于其手边不近不远处]
普洱茶最宜温饮,陛下请用。
[言辞之间,仿佛也萦着三分馥郁茶香]
放鹤素来惫懒,多在杂学之上用心,送来的茶倒可一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8-23 23:44:13 | 顯示全部樓層
{摆手不提,只接过茶碗,阖眸轻嗅,普洱不似生茶,香气犹如其人,朴拙无华}

{轻轻吹过茶沫,抿上一口,茶汤温润,唇齿留甘}

皇后同坐罢

{闻其言不由莞尔,搁盏抬眸}

这茶确实不错,原是放鹤觅的,到底手足,知晓皇后喜好

回头让他再寻些新奇用物才好,宫中衣食用物,恐怕是俗了

上回让成福送了好些东西来,看是难得皇后青睐

{言出不轻不重,意有所指}

{再落至其身,只觉又轻减了些,手起轻触其颜,语气温和几分}

瘦了?

皇后初掌壸政,微末之事,让他人帮衬无妨,操劳如此,非家国之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8-24 11:26:07 | 顯示全部樓層
[谢恩入座,生受了那句不轻不重的话,谦婉回道]
宫中衣食用度,岂是民间所能比拟?
也正是因此,从富豪之家到坊间平民,莫不视宫中取索为风尚。
譬若宋仁宗温成皇后喜江西金橘,彼时东京城里一斤金橘之价,便足抵八斤羊肉,如此物价腾涌、奢靡成风,何等骇人听闻……
[话弦略止,一眸秋水澹澹,注落其目,幽邃相合]
陛下屡屡厚爱,臣妾深深感念。
只是中宫坤仪,天下俱瞻,臣妾不得不慎之恪之。
从来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臣妾用意若此,还请陛下明鉴。

[那乾坤在握的手掌如此温暖,教人无端端地泛起隐约而朦胧的感动]
[却不料下一句话,已是图穷匕见一般]
[仿佛细细品着他的话,略带玩味的重复着]
让他人帮衬无妨……?
[内心深处正在仓皇的收敛着先前那些会错意的感动,所幸神色如常,很快接上前话]
臣妾也是这样想的呢。

[兰息轻吁,短暂的沉默后,再启朱唇]
琐细微末不提,侍奉陛下、绵延后嗣这样的大事,也非臣妾一人所能周全的。
未若谕令有司,备办采选,陛下以为如何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8-24 22:19:13 | 顯示全部樓層
{结褵数年,深知其性,只是这些话语虽句句在理,入耳未免觉着寡味}

只怕过犹不及,反倒坏了一番美意

{与她相望半晌,终是收手端盏再啜,又持了茶针挑玩剥碎的茶叶}

{皇考崩殂不过一年,且朝政繁重,对后宫之事不甚上心,闻其提及采选,不置可否}

{秋风尚徐,将喝完的茶盏搁往她那,阖眸享受微风拂面的清幽时分}

朕知皇后处事妥贴,后宫之事,你且斟酌便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8-24 23:16:43 | 顯示全部樓層
[为人、为妻、为后,自有耿介之处]
[却始终小心翼翼,拿捏分寸,极力避免一切的冲突]
[终是要奢尽表面功夫,方能成就世人心目中相敬如宾的帝后啊……]

[春纤轻触壶腹,察及余温,方予他斟满,随而回道]
是,臣妾明白。
[这时才端起自己那一盏来,举近欲饮,茶汤却早已凉得透了]
[只作不觉,浅啜一口,任那一缕冰凉的残香堕入肺腑]
陛下今日到坤仪俱瞻来,原是品茶的?

[清婉一句,似乎玩笑,却隐约露着一星儿生硬痕迹]
[终是没有许多话可以与他说,自延祯九年之后,彼此的话便越来越少了]
[然而那件事,却是终此一生都不能忘记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8-25 23:39:04 | 顯示全部樓層
{端盏就口之际,不由一愣,这些年来她越发敬小慎微,难得有这样轻松言语}

算准时候来,怕就没能贪几杯皇后的好茶了

{不着痕迹将自己的那盏搁到她那,反手接过她那杯,浅啜一口,略略拧眉}

还是温热滋味好些

{贪得这分清闲,知晓此处不敢有人多扰,倒是自得地享受好茶与秋景,直至膳罢才走}

——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guest
welcomelogin
高級模式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入境【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日月山河 - 明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22-10-1 06:30 , Processed in 0.02514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