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山河

 找回密碼
 入境【註冊】
搜索
查看: 74|回復: 2
收起左側

[轉貼] 【人物記】郭子興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4-15 22:58:0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寧為謹 於 2021-4-15 23:00 編輯

※版主碎語:
   雖然郭子興並沒有熬到明朝建立後,
   但會放在明史區主要還是因為當年太祖朱元璋投軍時正是投在郭子興部下,
   如若沒有郭子興的提拔,
   或許大明建立不了,
   即使建立的了也可能得晚個好幾年,
   故而選擇放在明史



轉貼處:https://factpedia.org/index.php? ... amp;variant=zh-hant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4-15 23:00:16 | 顯示全部樓層
郭子興,(1302年-1355年),定遠(今安徽定遠)人,中國元末群雄之一,是後來使明太祖朱元璋後來能掘起的關鍵人物。子興家有財產,平時結交不少人物壯士,元末大亂,他於至正12年(1352年),他集結數千人取得濠州,即此時他任用朱元璋為十夫長,因朱元璋的戰功而重用。元朝至正壬辰十二年(1352年)二月二十七日,郭子興聚集了數千名結交的賓客與年少體壯的青年子弟,從定遠起兵,攻占了元軍的濠州城。走投無路的朱元璋前來投奔其門,他任用朱元璋為十夫長,朱元璋因戰功而逐漸受重用。

郭子興雖擊退了南下的元軍,舉兵起義當初,與郭子興一同起兵的有孫德崖、彭大、趙均用等四人,加上郭子興為五人,各人自稱元帥,互不相讓。孫德崖等另外四人性格剛烈而魯莽,經常打劫搶掠,為害一方,郭子興有意要削弱他們的權力。四人為此不悅,便合謀想害郭子興。郭子興因此便經常住在家裡不管軍中大事。朱元璋有一次乘無人時便對郭子興說:「他們四人越來越與下層士卒聯合起來,而我們卻越來越背離了士卒,時間久了必然會被他們所控制。」郭子興對朱元璋的勸告聽不進去。

元軍攻破徐州時,徐州起義軍守帥彭大、趙均用率餘部投奔到濠州來。孫德崖等人因為彭大、趙均用他倆以前是有名的強盜首領,便一同推舉他倆做頭領,使他們的地位高居於原來頭領之上。彭大很有智謀,郭子興便厚待彭大而輕視趙均用。於是,孫德崖等人趁機挑撥趙均用說:「郭子興只看重彭將軍,而不知道還有你趙將軍啊!」趙均用大怒,乘機捉拿郭子興,將他幽禁在孫德崖家中。

朱元璋從其他部隊回來後,大吃一驚,急忙帶領郭子興的兩個兒子將此事稟報彭大。彭大說:「只要有我在,看誰敢傷害你們的父親。」然後與朱元璋一起衝到孫德崖家,砸破械鎖,救出郭子興,將他攙扶回家。直到元軍圍攻濠州時,雙方才排解以前的不滿,共同守城五個多月。

城圍解除後,彭大、趙均用都自稱為王,而郭子興與孫德崖等卻仍然是元帥。不久,彭大死去,其子彭早住統領父親的部隊。趙均用一天比一天專橫,挾持郭子興進攻盱眙、泗州,並企圖加害郭子興。此時,朱元璋已攻取滁陽,便派人對趙均用說:「從前大王窮迫之時,郭公開門接納你,恩德非淺。大王不但不報恩,反而聽信小人之言要殺他,這樣的話,大王將會自剪羽翼,失去豪傑之心。我私下認為大王不應該這樣做。而且郭子興的部隊仍然很多,殺了他,你不會後悔嗎?」趙均用聽說朱元璋的軍隊十分強大,內心懼怕;朱元璋又派人賄賂他的左右將領,郭子興這才得以倖免一死。於是率領他的部隊一萬多人靠近在滁陽的朱元璋。

郭子興為人梟悍善斗,性情耿直,且易怒多疑不容人。碰到事情緊急時,總是聽從朱元璋的計謀,就像對待自己左右手一樣信任他。但他的危險處境解除後,便馬上又聽信讒言疏遠朱元璋。郭子興還將朱元璋左右辦事能幹者都召用去,慢慢地剝奪他的兵權。因此,朱元璋在替郭子興辦事時更加謹慎小心。將士有什麼進獻的寶藏,馬皇后總是將它們送給郭子興的妻子。郭子興到滁陽後,想就地稱王。朱元璋勸阻說:「滁陽四面皆山,船隻、商隊不能通行,不是一個令人朝夕可以安穩的地方。」郭子興這才作罷。待到攻取和州,郭子興命朱元璋率領將士駐守和州。孫德崖因遇饑荒,尋找糧食到和州境內,請求在城中駐軍,朱元璋接納了他。有人為此向郭子興進讒言,誣告朱元璋有二心。郭子興連夜趕至和州,朱元璋前來拜見,郭子興怒氣十足,不與朱元璋說話。朱元璋說:「孫德崖曾經監禁過你,我們應當防備他。」郭子興雖未說話,心裡卻認為他說得對。孫德崖聽說郭子興到了和州,企圖引兵離開。前營已經出發,孫德崖正留在後軍察看,這時他的軍隊與郭子興的軍隊展開了戰鬥,死了很多人。郭子興將孫德崖抓住,而朱元璋也被孫德崖軍所捉。郭子興知道後,大吃一驚,立即派徐達前去代替朱元璋做人質換回朱元璋,並將孫德崖釋放回去。孫德崖的部下也釋放了朱元璋,徐達也逃脫回來。郭子興恨透了孫德崖,本想殺之而後快,只是因為朱元璋的緣故才勉強釋放了他,因而一直悶悶不樂。至正十五年(1355年)三月,郭子興就生病去世了,歸葬於滁陽,其勢力大抵為朱元璋所繼承,明太祖於1370年追贈他為滁陽王。並下詔命有關部門為之建廟,用中牢羊、豕二牲祭祀,免除他的鄰居宥氏的賦稅徭役,讓宥氏世代為滁陽王守墓。十六年(1383年),太祖親手寫出郭子興的事跡,然後命太常丞張來儀將其刻在碑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4-15 23:00:43 | 顯示全部樓層
《明史 列傳第十 郭子興》

郭子興,其先曹州人。父郭公,少以日者術遊定遠,言禍福輒中。邑富人有瞽女無所歸,郭公乃娶之,家日益饒。生三子,子興其仲出。始生,郭公卜之吉。及長,任俠,喜賓客。會元政亂,子興散家資,椎牛釃酒,與壯士結納。至正十二年春,集少年數千人,襲據濠州。太祖往從之。門者疑其諜,執以告子興。子興奇太祖狀貌,解縛與語,收帳下。為十夫長,數從戰有功。子興喜,其次妻小張夫人亦指目太祖曰:「此異人也。」乃妻以所撫馬公女,是為孝慈高皇后。

始,子興同起事者孫德崖等四人,與子興而五,各稱元帥不相下。四人者粗而戇,日剽掠,子興意輕之。四人不悅,合謀傾子興。子興以是多家居不視事。太祖乘閑說曰:「彼日益合,我益離,久之必為所制。」子興不能從也。

元師破徐州,徐帥彭大、趙均用帥餘眾奔濠。德崖等以其故盜魁有名,乃共推奉之,使居己上。大有智數,子興與相厚而薄均用。於是德崖等譖諸均用曰:「子興知有彭將軍耳,不知有將軍也。」均用怒,乘間執子興,幽諸德崖家。太祖自他部歸,大驚,急帥子興二子訴於大。大曰:「吾在,孰敢魚肉而翁者!」與太祖偕詣德崖家,破械出子興,挾之歸。元師圍濠州,乃釋故憾,共城守五閱月。圍解,大、均用皆自稱王,而子興及德崖等為元帥如故。未幾,大死,子早住領其眾。均用專狠益甚,挾子興攻盱眙、泗州,將害之。太祖已取滁,乃遣人說均用曰:「大王窮迫時,郭公開門延納,德至厚也。大王不能報,反聽細人言圖之,自剪羽翼,失豪傑心,竊為大王不取。且其部曲猶眾,殺之得無悔乎?」均用聞太祖兵甚盛,心憚之,太祖又使人賂其左右,子興用是得免,乃將其所部萬余就太祖於滁。

子興為人梟悍善鬥,而性悻直少容。方事急,輒從太祖謀議,親信如左右手。事解,即信讒疏太祖。太祖左右任事者悉召之去,稍奪太祖兵柄。太祖事子興愈謹。將士有所獻,孝慈皇后輒以貽子興妻。子興至滁,欲據以自王。太祖曰:「滁四面皆山,舟楫商旅不通,非可旦夕安者也。」子興乃已。及取和州,子興命太祖統諸將守其地。德崖饑,就食和境,求駐軍城中,太祖納之。有讒於子興者。子興夜至和,太祖來謁,子興怒甚,不與語。太祖曰:「德崖嘗困公,宜為備。」子興默然。德崖聞子興至,謀引去。前營已發,德崖方留視後軍,而其軍與子興軍鬥,多死者。子興執德崖,太祖亦為德崖軍所執。子興聞之,大驚,立遣徐達往代太祖,縱德崖還。德崖軍釋太祖,達亦脫歸。子興憾德崖甚,將甘心焉,以太祖故強釋之,邑邑不樂。未幾,發病卒,歸葬滁州。

初,太祖駐和陽,郭子興卒,林兒牒子興子天敘為都元帥,張天祐為右副元帥,太祖為左副元帥。

贊曰:元之末季,群雄蜂起。子興據有濠州,地偏勢弱。然有明基業,實肇於滁陽一旅。子興之封王祀廟,食報久長,良有以也。林兒橫據中原,縱兵蹂躪,蔽遮江、淮十有餘年。太祖得以從容締造者,藉其力焉。帝王之興,必有先驅者資之以成其業,夫豈偶然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guest
welcomelogin
高級模式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入境【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日月山河 - 明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21-7-28 17:45 , Processed in 0.02999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