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山河

 找回密碼
 入境【註冊】
搜索
查看: 567|回復: 8
收起左側

[宮廷] 【式瞻清懿】——徐行&徐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5-15 10:24:4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演繹時間:乾祐二年八月十二
演繹地點:式瞻清懿—坤仪俱瞻正殿
對戲人:徐行&徐言
劇情概括:請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5-15 10:25:22 | 顯示全部樓層

【自搬出宮後,供職之外尚在濃情蜜意,倒鮮少到坤儀俱瞻】

【昨日休沐,給初悦買了一些糕餅,另準備了姐姐愛的,算準了可以蹭午膳的時辰來】

【正好值宮門是新來的內侍,忽悠幾句便直入內殿,甩著手工包得妥當的糕餅】

娘娘,放兒給你帶好吃的來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5-15 10:29:47 | 顯示全部樓層
[虞尚食亲制了一品清炖羊肉,隔着老远便闻见香气]
[盥了手,正待用膳,见放儿大摇大摆的晃进来,倒是打量了他几眼]
嗯,气色不错,想是在宫外住得舒心极了?
[知道他搬到周氏府邸之事,却不闻婚聘佳音]
[长姊如母,既逮着了人,自然是要问的]

[着人收了糕饼,却不忙添碗筷,只道]
想必外头给你备了午膳?那本宫就不虚留你了。
[唇角轻勾,笑得意味深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5-15 10:30:38 | 顯示全部樓層
【心知她意有所指,只是那清燉羊肉著實香得誘人,實在耐不住肚裡的饞蟲】

街坊的吃食哪能有姐姐,瞧著羊肉,真是香啊!

【大搖大擺坐下,取過她的那副舀上一碗湯,才像想起什麼,吩咐人再添碗筷】

【怕她要問,早盤算好不等她開口,先搶白一句】

看娘娘氣色也不錯,想是陛下最近常來這兒呢?還特意燉了羊肉好好滋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5-15 10:37:54 | 顯示全部樓層
[见他这般涎皮赖脸,还跟小孩子似的,无奈一笑]
[聆后言,随手取过新添的玉箸,在他手背上一敲]
徐行,你翅膀硬了,连姐姐也敢编排。
余下的那柄玉如意,怕是也不想要了?

[上次夺了他的如意,他便撒泼厮闹,如今想起只觉好笑]
[略一顿,犹是回了句]
本宫既承凤印,自有侍上之责。
至于你,徐行,你可知“聘则为妻奔为妾,不堪主祀奉蘋蘩”?

[素娴礼教,自然在意名正言顺,而且心中亦有其他的考量]
[徐氏子孙虽蒙曾祖之恩荫,却多为守成之辈]
[如今父亲无实权,自己无儿嗣,长弟无官职,幼弟更是个惫懒的……]
[眼见徐家中兴无望,如何不心焦]
[而那位周都督,出身虽平凡,却颇有才干,深得陛下倚重,权势煊赫]
[与其为徐行选个空负勋贵之名的世家,倒不如与这位天子信臣结姻]

[举目凝睇,自有长姐的威严,续道]
本宫听闻周氏女机敏聪慧,又是陛下倚重的股肱之臣。
你现下这般行事,可曾想过来日光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5-15 11:11:25 | 顯示全部樓層
【端起碗才喝過一口湯,便教不輕不重打了一記,故作吃痛呲牙咧嘴揉著手】

人道娘娘端莊持禮,哪知道還動用私刑了

還好本侍衛在御前歷練,這點皮肉痛還能扛得住

【又復嬉皮笑臉享受滋補肉湯,只是一道視線鎖在身上,實在不太自在,才甘願擱下碗】

好了好了,臉都要讓娘娘給看穿一個洞了

我知曉姐姐的意思,徐行雖不才,卻也沒曾想過要沒了一個姑娘家的清白

只是...也不知怎麼開口,爹娘會怎麼想,要不姐姐幫幫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5-15 11:14:55 | 顯示全部樓層
[听他这么说,多少是松了口气,却忍不住抬软指戳了戳他的额头]
素日数你话多,怎的这时偏就开不了口了?

[快雪长年随侍,一向机敏,这时一边盛汤,一边开口顽笑:二爷怎的连娶媳妇都要旁人帮呀~便同国公爷直说又何妨了?]

[听快雪说得有趣,亦是忍俊不禁,笑着啜了两口汤,也慢慢盘算起这桩事]
[高堂素有门户之见,只恐嫌弃周氏平民出身,若当面为徐行说项,又恐生了争执]
[一番沉吟,到底有了主意,便向快雪道]
你去司衣司传本宫的话,着白司衣取“金陵锦”,为徐侍卫与周都督裁衣。

[这才看向徐行,道]
那“金陵锦”是前朝所遗,织绣绚烂,今却已失传,库中只剩一匹,因而不曾轻赐。
如今赐给你俩人,自是本宫的一片心意,爹娘看了也会明白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5-15 11:16:33 | 顯示全部樓層

【嘟嘴揉著額頭,便聽快雪笑語,瞪大眼佯怒指著她】

好個快雪,平素見妳話沒這麼多,怎的這時偏不知曉沈默是金的道理

【倒也不想多討沒趣,摸摸鼻子又換上期盼模樣望著姐姐】

【聞其後話,未多想徐家宗婦是個什麼事兒,卻知她仍是疼愛自己,站起身深深拱手一揖】

徐行謝娘娘恩典

【隨又復座舀上一碗湯大啖,吃得津津有味】

這肉湯實是燉得極好,回頭我得跟陛下說,讓他也來試試

評分

參與人數 1如意 +1 收起 理由
徐言 + 1 家族联姻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5-15 12:43:05 | 顯示全部樓層
[快雪倒不怕他,含笑回道:奴婢是帮二爷想法子,一片好心呀~您还是赶紧操办正事吧,奴婢也等着吃您的喜酒呢~]

[听他们一来一往的,笑意更深,又见他一味取笑,却是摇头]
陛下岂能不知虞尚食的手艺,竟要你多嘴。
方才那锯嘴葫芦的样子哪去了?真真儿是装的。

[却也不多计较,既定意玉成这桩婚事,金陵缎便是一道无言的懿旨]
[事关徐家荣辱兴衰,纵然高堂有门户之见,也不得不迫之搁下了]

[思绪转圜,见徐行满脸喜色,不由暗暗叹了口气]
[终是未将“政治联姻”一言和盘托出,只微微一笑,哄道]
本宫遂了你的心愿,你可要和周都督好好的。
若气跑了人家,可别来本宫这儿哭。

[言罢方正经用了些膳食,又将先前扣下的如意还给了他,后话不赘]


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guest
welcomelogin
高級模式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入境【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日月山河 - 明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22-10-1 07:01 , Processed in 0.023714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