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山河

 找回密碼
 入境【註冊】
搜索
查看: 246|回復: 12
收起左側

[宮廷] 《剥复之机》系列剧情——第一场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6-15 22:54:3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演繹時間:乾祐五年三月初五
演繹地點:先蚕坛
對戲人:徐言/林渺渺/柳雨桐
劇情概括:亲蚕礼柳氏迟到,贵妃借题发挥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6-15 23:05:16 | 顯示全部樓層
[朱红鞠衣明黄衫,双凤翊龙踞云冠]
[六扇博鬓垂珠络,一领霞帔坠玉珊]
[青舄雅步,迎着天角洒落的一缕金色膏腴,登上十六抬凤辇]
[仪仗自坤仪俱瞻迤逦而出,经玄武门、北安门至先蚕坛]

[今日陪祀的除了后宫嫔妃,还有文官四品、武官三品以上的命妇]
[是以肩舆初至,便闻山呼之声,称颂吉祥]
[降辇落座,着司宾女官扬声赐起]

[秋水凝光,掠过贵妃姱容,落在下首空处]
娴婕妤还未到么?
[吉时将至,满座锦绣独缺柳氏,心生不悦,惟念及天家体面未曾多言]
[唤李尚仪来问过时辰,又吩咐道]
差人去瞧瞧,可是路上耽搁了?
到底别误了典仪才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6-16 01:23:43 | 顯示全部樓層
  [这娴婕妤真是受了些宠便不知自己几斤几两了。既然她不知道,便帮她一把吧]
  [才请了皇后吉祥,嘴角微笑还没收回,眼中却有一丝不屑。等皇后提及,才不徐不疾道]
  听闻娴婕妤自产后便整日调理上了,臣妾近日去她那走动,日上三竿也只听得在小憩,
  今儿,总不能是忘了时辰吧。
  [望向娴婕妤的位置,叹一口气]
  皇上念她辛苦,平日里行个方便无可厚非,可误了典仪——她连最基本的规矩都能忘了么。
  [这也不算冤枉她,毕竟赶着生孩子,还能顺利生出来,是对我阴谋极大的不尊重,思及此越加气愤]
  若是有事耽搁,这会也不可能没人来报,再催催吧,就等她一个,真是好大的派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6-28 05:45:0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柳雨桐 於 2021-6-28 06:14 編輯

  今日是親蠶大典,所謂氓之蚩蚩,抱布貿絲,大明以農立國、以民為本,皇帝是仁君、皇后是賢后,自然對於關於民生社稷的典儀相當著緊,天子親耕,王后親蠶,具是事必躬親、未有怠懶推辭的。

  眼下的時辰,已屆典禮開始時分,然而此時雨桐這才匆匆忙忙攜著侍女葦葭趕赴到場。並非是她仗勢著自己肚皮兒爭氣,刻意擺譜遲來,實在是今晨朝起時身上便有諸多不適,這才拖累了梳妝著裝的時辰。

  敢情是生下皇四子後,月子裡並未好生將身子調理好了,縱然是過了這麼些時日,雨桐仍總覺著身上老是寒浸浸的,特別怕冷,即便開春了,宮裡的炭盆兒依舊不敢多收幾個起來。

  晨起時,她正在妝檯前讓人伺候著梳洗添妝,卻不想這便讓她眩暈了三回,待起身後更是眼前一黑,整個人往身後一踉蹌,好在葦葭眼明手快、及時扶了主子一把。

  一來二往,生生拖遲了與會的時間,拖到現在才到。

  雨桐這個人雖說素日裡對著貴妃有些倨傲,純粹看著她逢迎邀寵的樣子,有些氣不過,雨桐對著萬歲爺的情意不一般,眼裡怎麼揉的進沙子?但是她在皇后面前卻是沒有這般桀傲不遜,畢竟皇后娘娘是六宮中的正經主子,且她素來寬和,頭先雨桐入宮那陣兒也對著小妮子多有照拂,雨桐感念在心,行為舉措上也做足了禮數。

  只就是偏生今日這把身子骨如此不濟事,累了她對皇后娘娘的一片赤誠恭敬。

  雨桐姍姍來遲,步子卻踏的飛快,匆匆的在后妃面前請了吉祥、問了安,正想起身,不想此時又是眼前一黑,渾身發軟,雙腳支持不住,往身後一踉蹌,好在葦葭是個機靈妮子,一個箭步上前又將主子牢牢接住了。

  「臣妾失儀,還請娘娘責罰……」這確然是失了體面,雨桐也沒想辯駁,自甘領罰,她又是蹲身下去,向皇后娘娘請罪道。

  葦葭見狀,不由得焦急起來,主子縱然失儀,卻也不是存心如此,若非主子今日身子不爽,怎會有遲來以及方才之事?葦葭誠惶誠恐向上首發話,「皇后娘娘,我們娘子今日並非刻意遲來,娘子這些天身子都不大痛快,娘娘是明白的,偏生今日起身時,娘子眩暈的症候更嚴重了,也不知是不是身子沒調理周全而落下甚麼病根,還望娘娘知悉,要罰便罰奴婢伺候娘子不力,累的娘子如今才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7-1 20:26:14 | 顯示全部樓層
[贵妃泠泠琤音入耳来,早知她二人势同水火,这般落井下石亦是常情]
[便是不动声色,惟一丝心弦宛转]
[想柳氏素来谨敏,偏在这众人瞩目的时刻出了岔子,委实不啻倒持太阿、授人以柄了……]

[晷影稍移,时辰将近,起身欲行,恰见柳氏一行人匆匆而来]
[驻步听了她主仆二人一席话,双黛轻颦,只落一句]
亲蚕为国之重典,不容懈怠。
旁的情由,且待余暇再论罢。
[言罢,率众人迤逦而出,始终未曾多顾]

[在尚仪局女官导引之下,祭祀先蚕神,行三献礼]
[其后,迎神四拜,赐福胙二拜,送神四拜]
[礼毕,更常服,诣采桑位,率先采桑三条,授与侍女]

[依制,内命妇采五条,三公命妇采七条,列侯、九卿命妇采九条]
[故至坛南仪门坐,观命妇采桑,待贵妃与婕妤次第归来]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7-2 12:21:47 | 顯示全部樓層
  [耐着性子待礼成,才是发难的好时候]
  今天好在有惊无险,真叫我捏了把汗。
  [目光扫过参礼众人,面带无奈,直视皇后道]
  皇后娘娘,臣妾认为柳婕妤的事,还得要严肃处理。
  娘娘一贯仁慈,那这话我先说了。懈怠祭礼典祀不敬天地,损皇家威严。婕妤又是新人逢盛宠更该以身作则,给后头的妹妹们做个表率。立立规矩是有必要的。
  [转头对婕妤犀利道]
  柳婕妤怕有耽搁更该提前准备,以保万全不是吗?先前皇后与你问话,竟容婢女插嘴,依我看,这等没规矩的就不要留在身边伺候了。
  [主子受宠还真当自己算什么东西了,这有她说话的份么,迟了再借婢女口矫情一番可真不体面]
  还请皇后娘娘做主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7-2 13:49:41 | 顯示全部樓層
皇后娘娘還是一貫的寬和仁厚,親蠶之禮既畢,並未立時和雨桐較真,母儀天下的風姿,自不消說。

然而終究貴妃才是那個難相與的主兒,字字挑撥,好一張利嘴。

「臣妾約束宮人不力,一切聽從娘娘訓誡,可今日臣妾並非無故遲來,方才大典開始在即,不便多說,如今卻是不得不說了。」雨桐這便娓娓道來。

葦葭方才的話裡只說了一,柳氏發了一整個早上的暈不假,但掖著的另一半就有些古怪了,敢情是今日出門兒,她打著便輿趕著路;轎夫腳程快,本來估摸著是能準時抵達的,奈何半途中有轎夫突然身子出了異樣,雙腿一軟、膝頭著地,如此一顛簸,雨桐差點也跟著摔下轎子來,好在葦葭手腳利索夠機靈,好生扶著主子,保了雨桐這一次。

轎夫自然是千萬個奴才該死,可他也不知怎麼著,晨起時身子還好,只就是來柳氏宮裡前在廡房裡和其餘侍宦們用過餐食、嘮磕了幾句,雨桐為著趕路,一時之間也不好和他把篇幅扯大了,只能讓人先將這轎夫帶回宮裡扣著,換了人再匆匆趕至先蠶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7-4 23:07:12 | 顯示全部樓層
[秋水凝光,浓睫轻抬,恰与贵妃相视]
[偏是波澜不惊,容她絮絮,一番大珠小珠落玉盘]
[至末了,才微微一笑,道了句]
贵妃的意思,本宫听明白了。
且宽坐,吃盏茶吧。

[复望向婕妤,示意其言,却不想又牵出轿夫的事来]
[联想今日前后诸事,不免疑窦丛生,目光向贵妃面上一转]
[堪堪拢回眸色,先问]
婕妤可伤着了?
[略一顿,朱唇再启,却向时晴道]
传本宫的话,着齐司正查问娴婕妤所言之事,另予奏闻。
[司正齐姝,持事严缜,又是正位中宫时拔擢之人——此事委于其,足见居中持重之意]

[此际事态未明,无谓偏信,然而柳氏迟误典礼,终需有个了局]
亲蚕典礼为国朝重典,其中的利害,贵妃已说得够多,本宫也不必赘言了。
[深深望了婕妤一眼]
今日回去,婕妤便将祭祀蚕神的祭文抄写百遍,明日定省时交予本宫。
[目光随而掠过她身侧宫人,又道]
奴下护主,一时误了尊卑,本宫也不欲多加苛责……
笞十下,以儆效尤——交齐司正一并办了吧。

[如此一番裁决既罢,便悠悠呷一口清茶,看她二人反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7-5 09:56:17 | 顯示全部樓層
  [感到些若有似无的目光,坐的越发端正。]
  [这罚的嘛,虽说轻,倒底她也是丢了脸面,有朝一日要能做皇后扮扮贤良,想来也挺有趣的]
  [说了许多口好渴,饮茶先,茶味清新倍感舒心]
  [听得皇后说完,正思索要不要再添点火,忽地觉得无趣了]
  看来内务也需要整顿,倒是差点误会婕妤。
  [反正查到的也未必是真相,船到桥头自然直]
  [打点打点太医,装病碰瓷,小东西摔坏了更好
  [面含微笑,盯着婕妤道]
  婕妤自己既然能说清楚,下人忠心护主倒也不必随时表现,宫里尊卑有序,鲁莽了也显得婕妤治下不严不是?
  [似是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真是越看越顺眼,越反抗越有意思,下次要不要伤的重点好呢]
  瞧着是没什么伤,回去还是找个太医看看吧,别伤了骨头,稳妥些。
  [说罢收回目光只管饮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7-12 17:52:04 | 顯示全部樓層
「臣妾遵從娘娘發落。」塵埃貌似落定,然而雨桐的心卻定不下來,護不了葦葭周全,是她這個主子無能了,總歸是皇后娘娘心慈,只罰了鞭笞十下,小懲大誡。

可一旁的貴妃,那眼神瞧上去……果然是貴妃,她並非善茬,雨桐也不是第一日聽見這些酸言酸語了,此前種種事端,她並非不曾疑心過是貴妃所為,奈何如今她仍在貴妃之下,尚不能有權有力打探出些甚麼來。后宮這池子水可真深吶。

「貴妃說的是,主子尚未說話,奴才便搶著開口,確然是失了尊卑。謝過皇后娘娘賜教,臣妾今後將嚴謹管束身邊的僕婢。」想想方才禮成,皇后娘娘尚未發話,貴妃便搶著論起雨桐的罪狀來,皇后是主子娘娘,縱然貴妃得寵也只是個貴妾,就是宮中的小主而已,無論如何都同她一般,皆是皇上和皇后的奴才,難道方才貴妃此舉也得算做是皇后娘娘治下不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guest
welcomelogin
高級模式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入境【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日月山河 - 明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21-7-28 17:36 , Processed in 0.40959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